大学生挂牌“卖身”年赚355亿!5%英国大学生参与的性产业比我们想象更严峻

每到一年一度的新生入学季,和国内高校一样,英国校园里五花八门的社团组织也开始了又一轮的迎新。

在布里斯托大学种类各异的摊位中,最常见的是那些注册银行开户、就业服务指导、宿舍安顿等等为新生排忧解难的窗口。

与此同时,一个名为“性工作者外联项目(Sex Workers Outreach Project )”的摊位,吸引了全校师生甚至是英国媒体的注意,还一度演变为备受议论和指责的全国新闻。

这个架设在校园的摊位在社交平台发推:“每6个大学生里就有一个从事或考虑从事性工作,而我们可以帮助你”,并向经过的同学免费赠送安全套和润滑油,在摊位前摆放从妓指导的宣传手册。

当看到那些刚满18岁的大学新生不断被招揽,邀请“来玩玩我们的性指南大转盘游戏”,这个新闻迅速在网络引起了巨大的争议。

人们指责这个组织是在利用大学新生的天真“教唆卖淫”,同时把“充满暴力和对女性剥削”的卖淫行业,包装成“像加入划艇俱乐部一样令人羡慕的生活方式选择”。

但在英国媒体的深入调查下发现,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简单,很快,英国的大学生集体上了个大头条,还和卖淫扯在了一起。

22岁的女孩Jasmine是一所大学护理专业的学生,夜幕降临,Jasmine将她的一堆教科书推到一边,脱掉衣服、打开网络摄像头,开始在镜头前扭动。

除去生活中的日常开销,Jasmine每年还需要支付高达9000英镑的学生债务,而“视频女郎”的这份工作,能够在每晚给她带来1000英镑的收入。

随着Jasmine在镜头面前不断地“搔首弄姿”,例如展示自己的蕾丝内裤、发出各种的声音…这样的方式能够邀请更多用户观看她的直播。当观众逐渐增多,Jasmine每分钟能获得约2英镑的收入。

为了让镜头对面的男性停留更长的时间,Jasmine需要时不时满足一些看客的变态要求。

当其他学生在酒吧或兼职零售店工作时,长相充满异国情调的Jasmine还在脱衣舞俱乐部当脱衣舞娘与兼职模特,拍摄各类裸照和性感照片。

与裸模和脱衣舞娘相比,Jasmine更倾向女郎,“因为它在家里,所以我很安全”。

大多数从事这一行业的女学生,都拒绝向家人透露自己的工作情况,但Jasmine说她的妈妈是她“最好的朋友”,并且知道她所有的秘密。

“我的妈妈只是希望我快乐,她知道我能为自己工作后感到很高兴,这是我很久以来最开心的事。“

虽然获得了家人的理解,但Jasmine利润颇丰的副业并没有获得学校的认可。

尽管Jasmine在大学入学时,就诚实地向学校说了自己的“副业”,但在第二学期开始,当导师知道了这件事后,学校还是以各种理由让她休学,并对此开展“为期一年的调查”。

即便Jasmine的求学之路被暂时阻挡,仍然有越来越多的英国学生们,向这个“油水十足”的产业进攻。

在英国的北部城市利兹,一家高级“会所”的老板对《太阳报》说,现在是大学开学季,最近一周,她已经收到了20多个邮件和电话。

“他们大部分都是20多岁、没有父母资助的学生;还有一些已经退学了,有女生也有男生,可能是家里支付不起他们的学费。甚至有一些学生,人都没到利兹,就跟我说帮他们先登记上…”

家会所老板还补充道,她的那些“女孩们”一晚上最多赚到1000镑,比在餐厅打打零工赚个50镑好多了,“这份工作可以让学生们在短时间内赚到他们需要的数目….”

并且老板还承诺,“在我这儿工作的自由度很高,学生还是可以把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学业上。而且,我们会精挑细选客户,所以工作安全,绝对放心…”

25岁的莎拉(化名)告诉Buzzfeed,自己踏入性产业完全是出于对“生活实际”的考虑,但晚班和定期的轮班对学业造成的影响也立竿见影。

兼职不出几周,莎拉已经开始在课上打瞌睡,也没能按时提交作业,但是她还是极度需要这些钱。“我觉得我不能停下来,不然我身上的钱就只够吃饭了。”

和莎拉一样,绝大部分踏入性产业的学生们,完全是出于对“生活实际”的考虑。

毕竟日益增长的生活成本、高昂的学费、微不足道的生活补助让许多学生不堪重负,性工作渐渐被视作是唯一一份能带来体面收入、又不影响日常学习的职业。

虽然相比海外留学生,英国本土学生享有学费减免、生活费贷款等福利,但随着英国经济的下坡,不仅物价上涨、房租飙升,无法得到更多教育补助的高校,也不得不将这部分教育成本转移到学生身上。

种种情形下,都使得英国本土学生的上大学成本逐年增加,进而造成他们必须在课余时间兼职打工,以此抹平上学成本。

曾有英国当地媒体调查统计后举例,通常情况下一名英国本土学生,平均每人每月能获得共738英镑(600英镑来自贷款,138英镑来自父母)的收入。

但这笔收入却不及平均每人每月的基本生活支出770英镑,那么,这些本土学生就必须通过兼职来赚到剩下的那部分钱。

为此,有人去餐馆、酒吧从事服务生工作,也有人去一些英国企业从事前台咨询等基础工作,但这些工作在她们看来,都存在一个共同问题——每小时待遇很低,而且很耗时间。

所以,有些英国女大学生就开始动起了歪脑筋,毕竟学生债务日益加重,大学经费和助学金被砍后,性工作对于资金紧张的学生们来说极具吸引力。

虽然有些人刚开始从事这种迫不得已的兼职,纯粹是为了暂时摆脱当时的财务窘境,但后来不少人却深陷于此,因为她们无法摆脱奢侈品的诱惑。

注册一个约会网站,就能换取几倍于麦当劳兼职的酬劳,一些不成熟的女孩们认为,这个来钱快太多的“工作”更诱人。

正在英国肯特大学就读大三的女生Karen告诉记者,“这种趋势确实越来越可怕,之前大家还比较羞于启齿,而现在这不仅成为了公开的秘密,甚至由于一些不正确观念的输入,导致不少女大学生开始攀比”。

现如今,一份来自斯旺西大学的《学生性工作项目》(The Student Sex Work Project,TSSWP)调查显示,目前英国每20名学生中就有一位从事性工作,其中大多数人选择这份职业是为了维持生计。

这里提到的“性工作”不单单只是卖淫,还包括拍A片、跳脱衣舞、性感照片、提供电话服务等等。而这些大学生们赚得的收入也高得惊人,《独立报》指出,英国的大学生性工作者们全年总收入能够达到35.5亿英镑。

不管是从业人数、从业比率还是超高的行业产值,起初不愿面对的英国人不得不承认,英国的大学生性工作者,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庞大群体。

就像斯旺西大学报告最后指出的那样,人们需要与大学校园里的性工作者们进行更多的对话,这些学生的安全、健康和心理问题,急需社会和学校的关注和保护…

眼下,无知、流程的缺乏以及闭口不谈的文化,并没有办法改善这些学生的现状和安全。

根据英国医学期刊2001年在包括伦敦的3个英国城市所做的一个专项调查,在街头卖淫的中有一半人、在室内接客的中有四分之一,曾遭受嫖客的暴力攻击。这些隐藏的数据交织在一起,清晰地表明大学性工作者的生命安全可能受到的威胁。

求学于英国中部地区的Sinead在从事性工作中曾遭受客户,而她却无法向老师求助。Sinead回忆道:

“当时我需要推迟学业,但我听到同学对性工作者有很多负面评论,不想冒险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别人。我不知道怎么向导师开口,甚至不敢告诉学校里的咨询服务机构。”

他们能够帮助希望从事性工作的大学生,他们提供宣传册为这些学生提供正确的指导与建议,帮助他们在安全的性工作中避免来自客人的伤害。

他们相信,SWOP所做的并不是要鼓励“美化”卖淫,而是为性工作者提供“不带成见的帮助和指导”。

事实上,SWOP也并不是妓男自发的行会组织,而是慈善机构“布莱顿绿洲项目”的一部分。这个慈善组织每年从包括英国国家医疗保健NHS、布莱顿市政府、英国内政部等公共机构以及六合彩福利基金等处得到近50万英镑的经费。

SWOP成员说:“不断上涨的生活费用和学费意味着,从未有这么多的大学生涉足性工作。这些人也需要我们的帮助。性工作也是工作”。

虽然在英国,不仅易是非法的,拉客和组织卖淫也是违法行径,但大学生涉足性产业事实,已经成为英国高校越来越普遍的现象。

不仅社会服务性团体要关注学生中的性工作者,学校老师也需要接受培训,从而强化基本意识。如果在课堂上提及性产业,他们必须要注意措辞,因为在坐的一些学生可能就是性工作者。

这也同样应该为我们敲响警钟,一定得抓住这样一个幸运的、无后顾之忧的深造机会,努力学习,才对得起自己。

小林君,精英说作者,英国文化研究领域海归小硕,用心码字。精英说是全球精英、留学生的聚集地。每日发布海内外前沿资讯,这里有留学新知、精英故事及美国街头访问,全方位为你展现真实的海外生活。欢迎大家关注精英说(ID: elitestalk)。

尴尬!英国新外交大臣访华,错把中国老婆说成日本人…英国网友都看不下去了!

这个英国老头在长城捡了22年垃圾,不仅闪婚了个中国媳妇,还上BBC被英女王授予勋章!

十四年终于等来《真爱至上》续集!为了“红鼻头节”,那些浪漫的、素昧平生的爱,一直都在…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福建福州:已累计报告54例无症状感染者,基因测序为BA.5.2进化分支

何时能回归正常生产生活?第四针新冠疫苗来了!JAMA:超120万人最新研究,近10%有长新冠症状……

(时政)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23年度公务员招考计划招录3.71万人

埃梅里在黄潜132场66胜35平31负,获1座欧联冠军&4夺欧联历史首人

英伟达优先级:H100 AI GPU 大于 RTX 4090,哪怕后者需求量很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