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德斯没把C罗卖出去但这个夏天他又赚了3000万欧元

哪怕他随身总是揣着四个手机,2022年的夏窗,门德斯还是没能为C罗找到一个合适的下家。

6月初,乌拉圭前锋达尔文·努涅斯,8500万英镑从本菲卡加盟利物浦,此前两个月,他结束了和经纪人尔维亚的合作,投奔门德斯。

若热·保利尼奥,从葡萄牙体育加盟富勒姆,2000万英镑,经纪人雷格拉得和门德斯分账佣金。

法比奥·维埃拉从波尔图加盟阿森纳,3500万英镑,门德斯能收取10%的佣金。

洛迪由马竞租借加盟诺丁汉森林;维纳格雷由葡萄牙体育加盟埃弗顿,同样如此。

明面上的多桩交易,只计算代理佣金,门德斯在2022年夏窗的收入,肯定能超过2000万欧元。

加上一些暂时信息不透明的交易——很多交易,门德斯不是合同中直接出现的经纪人,可他能影响到太多交易。

在葡萄牙流行的说法,门德斯是葡萄牙足球的“看门人”,意味着牵涉到葡萄牙三大俱乐部波尔图、本菲卡和葡萄牙体育的转会,必然都有门德斯的参与。

波尔图和他之间甚至有协议:任何波尔图球员,门德斯如果能卖出3000万欧元以上的价格,超出部分,他将和俱乐部平分。

狼队是他的一个基地,控股狼队的复星集团,也对门德斯的经纪机构有投资;埃弗顿和他关系密切;诺丁汉森林的希腊老板马里纳基斯,和门德斯是朋友;阿森纳转会总监埃杜,葡语系人士,和门德斯过从不少……

英超之外,门德斯的关系网,每个转会窗都在扩张——巴黎圣日耳曼有了他不少客户,摩纳哥的俄罗斯老板雷波诺列夫和他熟稔。

过去几年的“足球揭秘”(Football Leaks)等调查,让门德斯一度江湖地位动摇,但实际上没有太多影响。

足球世界里,有钱的地方,或者像广州队那样曾经有钱的地方,必定在门德斯四个手机覆盖范围内。

一切,起源于阿尔方德加俱乐部( Club Alfândega)。这家夜店依旧生意兴隆,距西班牙边境很近,1989年开业。创始老板之一莫拉雷斯·维埃拉曾经说过,开店动机就是营造一种“创意空间”,招徕那些社会名流,娱乐明星、电视主持人、模特等。

30岁的豪尔赫·门德斯,也曾是这家夜店老板之一,他当时还经营着一家音像店。在夜店,门德斯认识了一位替补门将,努诺·埃斯皮里托·桑托,后者成为了经纪人门德斯的第一个客户。

努诺想要离开吉马雷斯,但当时俱乐部老板不放人。他和门德斯商量了很多办法,包括在俱乐部老板面前装出醉酒的样子,最终他得到了加盟西班牙拉科鲁尼亚的机会。

努诺并没能成为世界级门将,不过他执教更为成功,先后在瓦伦西亚、波尔图、狼队和热刺当上主教练。

门德斯更是一飞冲天,1997年努诺转会成功后,他成立了Gestifute经纪公司,C罗和穆里尼奥成为了他最有名的客户。

他的成功,和葡萄牙足球上升同步,他的收入,有其存在的合理性——和门德斯打交道的俱乐部,公开抱怨指责门德斯的极少,哪怕从他手头经过的,从来都价格不菲。